借款一百万半年滚到一千万
  发布时间:2019-05-28 12:10:10    点击次数:10 来源:www.xjlyqd.com

核心提示:据介绍,武某飞为利辛县公安局车辆管理所民警,2011年11月份,武某飞与朋友成立利辛云海担保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发放高利贷以获取非法利益。而武某飞的儿子武某泽感觉放贷挣钱太慢,就利用一环扣一环的“套路贷”,短短半年时间就从王某这里骗取了1000多万元。

5月16日,是一个让亳州百姓拍手称快的日子。

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武振飞等4名上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强迫交易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组织卖淫罪一案二审进行宣判。大玩套路贷、疯狂获取非法利益的利辛县武振飞、武润泽父子双双获刑二十五年。

武氏父子通过怎样的手段,让无数受害人倾家荡产?套路贷里都有哪些套路?近日,记者采访了市公安局办案民警。

女企业家深陷套路贷

做生意有时候急需资金周转,找别人借点钱也很正常。但对于在合肥经营一家化妆品公司的王某来说,2017年的一次借款,却让她付出了倾家荡产的惨痛代价。

事情还要从2017年说起,由于公司急需用钱,王某想借100万元周转。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王某来到利辛中鑫担保有限公司找武某泽借钱。

当王某从合肥辗转来到利辛县这家担保公司时,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王某说,担保公司不大,里面却有很多人,个个都有大面积文身,房间里乌烟瘴气的,桌子上还放着钱,好像在赌博。

在王某说明来意之后,武某泽告诉王某,利息大概在两三分以内,不需要抵押,手续非常快,到公司签个字就行。由于是朋友介绍,又急需用钱,王某借了款,没想到签合同时,对方突然改变了说法。原来说好的一个月3万元的利息,突然变成了一个月6万元。

王某说,由于之前已经对资金的使用做了安排,公司的收益也能够支付起这个利息,考虑一下后她还是接受了。由朋友担保,王某支付了6万块钱的利息后,从武某泽那里拿到了100万元。

这100万元钱大概用了一个星期左右,朋友突然称其家庭出现变故,不能再继续担保了,让王某立刻把钱还上。由于钱已经花了出去,短时间内王某自然无法拿出这100万来,这时候,她的这位朋友便提出来重新给她介绍一个放款人。让王某没想到的是,这居然是个套。

朋友告诉王某,这个新放款人可以按天结算,100万元每天利息1万元,一个星期利息就是7万元钱。当时王某心里就有点犯憷,但为了不想让朋友为难,再加上朋友表示,把这100万元还上后,可以将自家的房产证借给她重新贷款,王某咬咬牙又签了一个借款合同。

在王某向新放款人借了100万元之后,朋友又突然变卦,不愿将自家的房产证给王某贷款了。本来是借新债还旧债,朋友的临时变卦,让王某始料未及。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一天利息就是一万,一个月算下来,光利息王某就要付三十万。本来只借了100万,现在摇身一变成130多万,再加上武某泽的6万利息,就是将近140万元。

虽然说公司每天都有收益,但一天一万多的额外利息,哪个老板能够承担得起?正当王某想着解套,咬咬牙把这100多万还上去的时候,武某泽突然出现了。武某泽告诉王某,有个朋友想要投资王某这样的公司,准备拿1000万元入股,王某想,这对于自己和公司发展来说也许都是个好事。

几天之后,武某泽带了一位自称刘总的人,来到王某的公司考察,不过,按照武某泽的要求,为了给投资人一个好印象,王某必须先要把公司之前借的借款还上。可王某已经把借款全部投入到了公司运营中,这时,武某泽说,为了保证顺利拉到投资,可再度借款给王某,但是利息有点高,100万元一个星期就要24万元的利息。

刚开始,王某不同意武某泽的提议,但武某泽称,朋友急等着入股王某的公司,王某一旦拉到这1000万元的投资,就能创造更大的利润了。一番话,让王某最终认可了。就这样,王某又再度借了武某泽的钱。

借一百万还一千万还没完

就在王某期望着这1000万元能够尽快到账时,这位投资人却消失了。而王某借武某泽的100万元,一个星期就要24万元的利息。王某说,每天一睁眼,想到的就是天价的利息。

在王某的利息加本金已经滚动到300多万元的时候,武某泽出现了,向其索要本息。王某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呢?武某泽又告诉王某,自己认识一个朋友,有招标款暂时用不到,可以先借给王某。当时的王某已经懵了,于是就又听从武某泽的建议,借了300万元,仍然按天算息。

直到这时,王某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那个所谓的投资人也只是一个托。不久,武某泽带着手下的几个小弟,出现在王某的公司,开始讨要借款。武某泽说,只要王某把欠自己的660万元结清就把借条还给她。而这时王某才发现,之前借武某泽的几次钱还上之后,武某泽都没有把借条还给自己。武某泽称,王某若不还钱就上法院起诉她。

对王某来说,公司就是她的命。背着家人,无奈的王某凑够了660万元交给了武某泽。然而,事情到此还是没有结束。在向武某泽索要借条时,武某泽称借条在合肥,王某赶到合肥,武某泽又称借条在利辛,就是不还借条。后来武某泽干脆连王某的电话都不接了。

可令王某没想到的是,10天后,之前一直联系不上的武某泽突然带着几个人来到公司,再次拿出660万元的借条上门讨债,要求她偿还本金加利息880万元。

王某已经彻底拿不出来钱了。武某泽威胁说,我知道你儿子在哪上学,要不想家里出事就立刻把钱给我!最后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王某凑够了880万元交给了武某泽,然而事情依然没有结束。

武某泽依然称自己没有收到王某的钱,并通过不同的手段,向王某要钱,最后竟然一纸诉状将王某告上了法庭。王某一直引以为傲的公司被保全,账户被冻结,她整个人也彻底跨了下来。最后在家人的提醒下,王某才想起来向警方报案求助。

武氏父子覆灭后,审计部门审计,王某前前后后转给武某共计6000多万元,而武某转给王某共计5000多万元,实际相差有1000万元左右。也就是说,王某借款100万元,实际还款达到了1000万元。

武氏父子逐渐浮出水面

通过民警的暗中调查,以武某飞、武某泽父子俩为首的套路贷涉黑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据介绍,武某飞为利辛县公安局车辆管理所民警,2011年11月份,武某飞与朋友成立利辛云海担保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发放高利贷以获取非法利益。2013年7月,武某飞在原云海公司的基础上,成立了中鑫担保有限公司,从事高利放贷业务。经过警方调查,从2013年开始,武某飞凭借其车管所民警的身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个多亿,在很短的时间里聚集了大量的财富。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刘振告诉记者,刚开始,武某飞是涉嫌非法集资然后向外放贷,网罗一批社会分子为其非法催债。而武某飞的儿子武某泽感觉放贷挣钱太慢,就利用一环扣一环的套路贷,短短半年时间就从王某这里骗取了1000多万元。

据调查,中鑫担保公司以武某飞、武某泽父子俩为首,吸收了多人参加,其中三人有犯罪前科,逐渐发展形成以中鑫公司为依托,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用于发放高利贷为手段牟取巨额非法利益,以获取的经济利益为支撑,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该组织以个人名义向社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将吸收的存款用于发放高利贷,借款人无法按约定还本付息时,即采取滋扰、恐吓等手段强索债务,并通过人民法院采取虚假诉讼的方式干扰正常司法秩序,以获取非法利益。

市公安局525专案组民警常云告诉记者,武某飞在明知道自己公司不具有吸收公众存款和对外放贷业务资格的情况下,以公司员工或个人的名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然后又以员工或个人的名义对外放款。相关部门查起来,他们就称是民间借贷纠纷,以此来逃避法律的制裁。而武某飞的放贷合同全部都是空白的,只写借款金额,借给谁的钱。至于借多长时间和借款利息则全部都是空白的。在通过暴力手段要不来的情况下,他们就通过诉讼的办法,把这些空白的地方填上真实的转款人的姓名,到法院去起诉。

据调查,短短几年时间内,他们所涉及的非法诉讼案件高达30多起。而且为了快速起诉,武氏父子还聘请有专门的法律顾问。

打掉黑团伙揪出保护伞

警方调查发现,该犯罪组织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虚假诉讼、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组织卖淫、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8项罪名,同时也挖出当地公安机关和法院部分人员为其充当保护伞的线索。

2018年5月25日晚上,在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我市警方出动200多名警力,奔赴合肥、利辛、江苏太仓等地,对这起涉黑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

2019年3月5日,谯城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被告人武某飞等15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3月27日,法庭一审宣判。被告人武振飞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虚假诉讼罪、组织卖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四百零八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被告人武润泽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虚假诉讼罪、组织卖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四百零三万元,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至十七年不等,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至九万五千元不等。

宣判后,被告人武振飞等人不服,上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5月16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武振飞等4名上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强迫交易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组织卖淫罪一案及该案关联案武永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一案二审进行宣判。

上诉人武振飞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组织卖淫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三百九十二万元,剥夺政治权利五年。上诉人武润泽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组织卖淫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五百万元,罚金人民币三百八十七万元(原判决五万元已缴纳),剥夺政治权利四年。上诉人李群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上诉人武永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五千元。对上诉人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张永亚 赵琳琳)

> 相关报道:
  百度推广
本站是免费发布分类信息的涡阳地方网站,提供有涡阳租房,二手,交友,求职招聘等分类信息,如有分类信息侵犯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2010-2012 涡阳信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湘ICP备11003891号-1